两次见到扭转乾坤的伟人
作者:ly870827 日期:2009-3-6 11:48:00

    历史有规律。扭转乾坤的伟人几百年才能出现一、两个。邓小平堪称把中国由动乱变稳定、由穷变富、由弱变强的极富魅力的一代伟人。人民当家作主以后,怎么使一个以农民为主的十几亿人口的一穷二白的大国,昂首挺胸地立于较为富强的世界民族之林?是共和国成立后近30年上下努力求索而不得其解的难题。

    直到上世纪1978年年末、1979年初,由多年的历史经验、痛苦的教训、中国付出的惨痛代价以及他国发展的启迪而凝固成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这4个大字,厚积薄发,从太阳系一个行星的一端,带着万道霞光,轰然喷发在我们生活的这个行星的经济濒临崩溃的9百60万公里的土地上。

 

1992年1月19日,邓小平南巡抵达深圳。一场举世瞩目、影响中国命运的风暴即将从这里席卷神州。

    先进的理论一旦被群众所掌握,就会变成改天换地的巨大的物质力量。改革开放仅30年,“翻天覆地”这个词不足以说明中国的变化。拿几个细节来说,就足以证明今日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举足轻重的作用。


    先说高速公路。高速公路可以说是用美元铺就的——因为投资费用太昂贵了。30年前,我们连一公里也没有,而今在中、东部地区,几乎县县都通高速,总长度超过加拿大雄居世界第二位——年轻的朋友对此有什么感受我不是很清楚,我们这些早年曾经去过国外、从“改革开放”史前走过来的人,坐着国产高档大巴飞驰在层层叠叠的立交桥上和两旁绿树成荫平坦的高速公路上时,真是感慨万千,惊叹不已!

    二三十年前只见法国的TVG时速二、三百公里的火车和日本的“新干线”在地球的东、西两半球趾高气扬地飞驰,今天北京——天津的高铁时速超过了300公里,在建的北京——上海高铁5小时就可到达目的地,总长度将超过一些发达国家。

   

    中国人已3次发射载人飞船,并挥动着五星红旗在太空豪迈地走出了第一步,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在当前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的海啸中,许多全球知名的跨国公司、久负盛名的世界大银行纷纷陷于破产的颓势,老总们几乎一筹莫展,许多发达国家的领袖们纷纷翘首期盼中国经济早日回暖,想和中国合作共同应对这场严重的经济危机。今晨得知,我国去欧洲的采购团,刚到德国就一举签下了100亿美元的大订单,用行动告知世人:在当前共克时艰的情况下,我们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使外国的企业家们拍手称快……(当然,我国人均GDP在世界的排名仍很靠后,要变成真正意义的经济强国,尚需几代人的努力。以上说的是变化,变化后的中国的影响)

    改革开放就是一代伟人邓小平提出来的,这个名字已经铭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几千年以后也不会忘怀。伟人仙逝之后,他的伟大理论仍在不断地给人民带来福祉。改革开放这4个大字,加上一系列方针政策对它的解读,以及“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个使亿万人蓦然回首、茅塞顿开的醒世恒言,有点像我们的祖先所论述的“道”,大道本体无形无象,但它的作用却永无止境,仿佛是万物的宗主。“道”就是邓小平揭示的永恒的真理,在空间上,它无所不在;在时间上,它没有尽头。
                     
  

 2

1974年参加联合国特别会议,在大会上演说。

    我曾两次有幸见到邓小平。
   

    一个平头百姓,能够和这位扭转乾坤、改变中国历史、给世界四分之一人口带来福祉、震撼世界的传奇人物近距离接触,不能不说是我的福气。

    第一次是1974年3月末4月初,联合国将要召开原料和发展问题特别会议。使馆人员在底下传,中国这次要派一个重要人物参加,但不知是谁,途径巴黎,使馆要大家做好接待工作。4月6日专机到达的时候,才知道是当时身为副总理的小平亲自赴纽约参加这次特别会议。我们到巴黎奥利机场去接小平同志,大家排着队一个一个地和小平握手。谁都想和他握的时间长一点儿,仔细端详这位年近古稀、精神矍铄的伟人的风采,尤其是多年动乱之后,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中国重新崛起的第一缕曙光;想从他的神态中看出将要掀起的中华民族的雄风……深沉的海水并不荡起波澜,越是伟大的人,越显得平凡。看上去,小平同志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很慈祥,很温和,标准的四川口音,耳朵可能有点失聪,在听译员给他翻译时,声音很大。轮到我时,我一边握着他的手,一边说早想好了的一句话:“祝您健康!”您的健康不就是12亿(当时是这个数字)中国人民的幸福吗?不能握太长时间,后边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呢!代表团从纽约回来时,我们有机会在使馆和小平合了影。终于使这美妙的瞬间成为永恒。

 

    后来看报道了解到,小平同志这次出访和归来,首都机场一大早就聚集了手握红旗、敲锣打鼓的热情高涨的人群,人们被压抑了8年多的对小平同志的热爱之情,终于得以释放一刻。
民航的同志说,邓小平赴纽约参加联合国特别会议之前,曾试飞过两条航线:一条是从北京穿越太平洋(当时与美国还没开辟直航),一条是途径巴黎。出于安全考虑,选择西半球这一条更有把握。多谢这次选择,不然就失去了这样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遇。

    更令我振奋的是第二次见到小平同志。那是1975年5月12日,小平应法国政府的邀请,到法国正式访问。红色地毯从机场贵宾室一直铺到专机降落点。时任法国总理的希拉克亲自到机场迎接,邓小平检阅了仪仗队,在机场发表了讲话……看得出来,这种规格的礼遇,如同接待国家元首,可见绝大多数法国人有见识,有头脑。正像一位美国政要后来说的“邓小平是坐在后座上驾驶中国这辆车”。在听完希拉克的欢迎词后,小平特意说了一段令人感到亲切的话语:“……法国是我年轻时曾经生活的国家,法国人民的热情好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旧地重游,感到非常愉快。”

    5月13日,德斯坦总统在爱丽舍宫举行宴会欢迎邓小平的时候说:“您是一个对国际稳定做出了主要贡献的十分伟大民族的代表。”

    为了万无一失地确保小平专机的安全,我们几个教师有机缘到专机里“驻守”。我们来到停机坪,看到法国的卫兵全副武装地站在专机四周。经过特许,我们进了由波音707改装的专机,看到了小平的办公桌椅和临时搭设的非常简单的床铺(小平一张床,乔冠华一张床)——这不就是我们伟大民族的伟大代表思考中国命运和国际重大问题的地方吗?他“文革”第一次复出,“四人帮”还相当嚣张,据毛毛回忆,他的举动很大,态度也不妥协,虽然如此,他的聪明才智和一系列治国方略毕竟还没法充分展示出来。

 

坐在小平在专机的办公桌前,在文韬武略、大智大勇的气场里被熏陶一次。

    也许就在这架出访的飞机上,已经准备在深圳那个小渔村画上一个圈,向浦东那块土地挥一挥手;也许就在这架出访的飞机上,已经开始酝酿“春天的故事”了,已经开始运筹“改革开放”的国策了;也许就在这架飞机上——这块特殊的流动的国土上,开始勾画早在江西那个工厂的小道上反复构思过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蓝图了……

    回国前,使馆买了很多小平同志喜欢吃的法国特色面包Croissants(跟家乐福超市卖的“羊角面包”差不多)。他带回去后,送给一起在法勤工俭学的战友们,如周恩来、聂荣臻、蔡畅等。他要和大家分享的不仅是那小小的面包,还有半个世纪前的峥嵘岁月和同志情谊。

 

发表评论:
Design by www.126blog.com . @ Powered by 126blog.com.2005-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托管于 梦想博客 Copyright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